安晞

灣家人,常用繁體字
只會產難吃的糧

無腦短篇(沖田組)

*這只是非洲人玩陰陽師故事
*很腦,廢柴文筆
*清光/安定是人

加州清光是個手遊重度愛好者,每當play商店上架什麼新遊戲,他都不會錯過。
最近他盯上了現在最熱門的手遊『陰陽師』,一到假日便立刻下載來玩。
在做完新手任務,得到了每人必得的初始卡後,他嚴肅的點下一直隨風搖曳的燈籠『召喚』。
『我在陰陽師一定要把我黑到不行的臉刷白!』
『到時候看安定那傢伙怎麼囂張』
伴隨著詭異的微笑,藍票召喚出來的式神也出現在他眼前。
『恭喜啊,首抽是R卡武士之靈』
才剛睡醒便見室友在抽首抽的大和守安定一邊竊笑一邊走了過來,『我的首抽可是妖狐』
『蒼天無理!!!!』
-END-

[維勇] 告白


這是個,沒有維克托的冬天。

雖然早就知道他總有一天會離開,但勇利從來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

事情是發生在他奪得那個,他本以為沒有希望的大獎賽冠軍之後,他光榮的返回了家鄉。

剛回到家的他,正想撲上柔軟的床墊呼呼大睡一番,一個人影便迫不及待的撲了上來。

『維克托,怎麼了?』他疑惑的看著黏在他身上不放的維克托。

『小豬豬,我要走了』
沒有給勇利任何一點的心理準備,就好像絲毫不擔心他那脆弱的如玻璃般的心藏碎裂,維克托毫不留情的說出了最殘忍的話語。

『為什麼?』
或許是一切都顯得太不真實,被嚇得愣住的勇利只能憑著本能問出了現在最想知道的回答。

『你已經不在是那個只為了誘惑我的豬排丼,你是小鎮上最美的女人,你有你自己的魅力,我待在你身邊只會使你的魅力變得像路邊的雜草,沒有任何一絲值得欣賞的地方』
說罷,便像毫無留戀般,他輕輕起身離開了勇利的身子,看了勇利一眼便轉身離去。

勇利只能借著皮膚上還留有的餘溫自欺欺人------
多情的男人終於因為厭倦而離開了女人。
-------------

隔天的送機,勇利並沒有到場。正確來說,他甚至連一聲再見也沒說,就只是待在房中看著崇拜已久的偶像回歸那真正屬於他的冰場上。

就在大家擔心他又會像以往自爆自棄,吃上一.二十碗的豬排丼,又或者是一直窩在房中看著那些維克托的海報,自怨自艾的回憶過去時,他們發現勇利變了。

雖然外界看他是如此,一個打擊過大而無法出賽的選手,但是他其實沒有喪失鬥志,只是祕密的籌劃著一場足以改變未來的驚喜......

-------------

『勇利,你真的要去?』
美奈子不放心的看著眼前信心滿滿的人兒。

自從維克托來到他身邊,勇利便一點一滴的改變了,不論是不斷累積的自信,又或者是不同一往的魅力,每場比賽的他都讓他們一次又一次的為他驚艷。

他總是突破大家對他想像。

就算維克托走了,那些改變也不會化為泡沫,他不再像以往的脆弱,不會因為他走了而改變每天早起晨跑的習慣,也不會因為他走了就放棄在冰上呼吸的機會。

他們真的的為他感到高興。

但自己還是放心不下他……

『是的』
畢竟自己在他離開之後就下定了決心。

露出了要對方放心的笑臉,勇利轉頭帶著勢在必得的微笑搭上前往俄羅斯的班機
-------維克托,你等著!
-----------

『維克托!!!』
尤里氣的對明顯在發呆的維克托怒吼。

這傢伙自從從日本回來後就整個心不在焉,好像靈魂被那個豬留住般,連拿手絕活都可以失誤好幾次!!!

『抱歉』
沒有多理會快抓狂的尤里,維克托繼續思念著在日本的那頭小豬豬。

這時候他不知道有沒有在認真練習啊……

突然一隻手搭上了他結實的肩膀,嚇得他整個人從欄杆上跳了起來。

『維克托』雅可夫黑著一張老臉沉重的說,『你還是給我先滾吧!』

『那我就不客氣嘍』好像剛才的頹廢都是為了這一刻般,維克托火速拿起背包走人,『bye~』

『你什麼時候有客氣過!』
表示無奈的老人只好繼續訓練著他其餘的學生。
--------------

『這時候小豬豬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一個人嘟囔著,維克托拿著啤酒坐到了酒吧的欄杆旁。

下方的冰場總是無人使用,冰場光滑的可以當成一面鏡子。

好想和勇利一起來這溜冰啊……
那肯定會把這裡擠的水洩不通,畢竟要看到他們倆可不是這麼容易。
有時候還真後悔那時候走的那麼絕呢……
他一邊飲著啤酒一邊懊悔的想。

突然間,酒吧的燈光暗了下來,幾道光直打在了下方的冰場,一個黑色的人影出現在了上方。

那時是……勇利!!!
被酒精熏暈的腦袋瞬間清醒了起來。

伴隨著優美的告白名曲,下方的人影也開始滑動.跳躍,而每次跳躍的身影都美的讓維克托的視線連一分一秒都捨不得離開他。

於是,他拋下了才喝半杯的啤酒,頭也不回的飛奔下去尋那找個總是令他心臟跳動不已的勇利。

『維克托,和我在一起吧!』不顧滿身汗水,以及半年沒見的生疏,勇利認真的對著維克托告白了。

雖然臉已經因為害羞而變成了粉紅色。

自從維克托離開後,他就開始計畫這件事,甚至為了這件事放棄賽季。

他的離開使得掩蓋在仰慕之下的愛戀暴露了出來,也使得他下定決心來到俄羅斯。

不再有當初的迷惘,勇利決定要讓男子的身心都離不開他!

然而維克托沒有說話,就只是沉默的站在那裡,令勇利的心越跳越快,快到跳出了地球表面。

就在他緊張的快要不能呼吸時,一個柔軟的東西便貼上了他的唇。

兩人拼命的吸取對方嘴裡剩餘的空氣,雙方的舌頭激烈地交纏在了一起,就像恨不得把對方,然後融為一體。

『我當然會答應我家小豬豬』
起身擦了擦嘴巴,維克托笑著又在他的臉旁親了一個。
『咦!!!!!』
不用說,他的臉一定爆紅。
---------------

『各位,我們交往了!』
微笑的摟著臉頰爆紅的勇利,維克托愉快的向眾人宣布。

『啥!!!!!!!』
這絕對是全部人的反應。

END

維勇小片段

這是在勇利生日時寫的小段子,作者自己完全不知道在寫什麼,慎入!!!

-開始-

勇利看著窗外,微微的嘆了口氣。
雖然能一路晉級實在是件值得開心的事情,但怎麼說,就是有點想家了呢。

背負著日本大家的期望,他一路從中國過關斬將,在俄羅斯也順利獲得銀牌,得以再次晉級。
而在前往下個國家之前,他們都會待在這個被雪覆蓋的美麗國家-------俄羅斯。

『勇利,你不會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吧?』
今天一直神神密密不知道在做什麼的維克托,鬼鬼祟祟的從廚房走了出來。
『咦?今天有什麼重要的節日嗎?』
勇利疑惑的搔了搔頭。
『今天是勇利的生日啊!』
興奮的從背後拿出辛苦一天的結晶,維克托愉快的塞到了勇利懷裡。
一個做工精美,圖案還是勇利可愛的小臉的蛋糕便被塞進他的懷裡。
『我的生日?』
勇力露出了彷彿世界末日般的表情。
很顯然這人把他自己的生日忘得一個二淨了,維克托無奈的扶額。
-----------
『勇利,許個願吧!』
結束了老套的生日快樂歌,維克托急切的要勇利進入生日的重頭戲-許願。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能得到這次的冠軍,第二個願望,我希望大家能平安』
第三個願望,我希望維克托能永遠在我身旁,永遠不分離。
臉紅的吹熄蠟燭,勇利希望所有的願望都能實現。

『勇利~告訴我你最後一個願望嘛!』不甘心沒有聽到第三個願望,維克托激動的搖著勇利小豬的身軀。
『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啦』
習慣了他不時出現的幼稚,勇利放任的讓他繼續胡鬧,畢竟戀人的這面只有他知道。
『告訴我啦!!!!』

[維勇/勇維] 補過的生日

※作者灣家人,全部繁體
※因為作者自己吃維勇維,所以基本上無差,就是維克托×勇利,可以當勇維也可以當維勇。

-正文開始-

勝生勇利,一個日本隨處可見的花滑加強選手,這次的男單銀牌。

目前正在俄羅斯努力特訓中,為了戀人讓如願一吻金牌,就算離賽季還有一大段時間,還是每天把自己操到不像人似的
......雖然戀人自己至少就有五面金牌可親就是了。

『終於結束了!』
好不容易拖著已經無法負荷的身軀回到了家中,他現在只想倒在柔軟的床上呼呼大睡到明早,然而想到了維克托今晚會回來,他只好又痛苦的離開了床溫暖的懷抱。

自從大獎賽結束後,宣布要回來競技的維克托就被雅可夫以為了恢復最佳狀態為由拖去了五天特訓。

雖然早就知道身為全世界焦點的他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待在他身旁,勇利還是有點不是滋味,畢竟有五天都看不到他,這可是對兩個恨不得融為一體的笨蛋夫妻造成了極大的傷害。

而且他居然還錯過維克托的生日!勇利生氣的想

在維克托剛到他身旁時,因為是自己所仰慕的偶像,勇利一直不好開口問他比較私人的事情,而等到變成互為黏在對方身上的口香糖,也因為忙著秀恩愛,完全忘記要問這些關於對方的小事。

他會知道還是因為對方生日那晚自己打了電話過來--
『勇利~』
軟儒的聲音從手機傳進了勝生勇利的耳裡,和不同以往的聲音嚇得他差點把手機摔到地上。
『維克托?』
『勇利,今天是我的生日喔~』
被突如其來的消息狠狠的打了一八掌,勇利只能傻傻的從口中吐露出一個音節『哈?』
『我說,今天是我的生日喔』
『什麼!!!!!』
『都是勇利害我等了那麼久,從早上一直在等你的電話,沒有想到今天就快結束了勇利居然還一點表示也沒有,真是個壞情人呢』
像是要把不滿全吐出來,維克托劈哩啪啦的開口說了一大串,講完還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在豪飲著什麼。

勝生勇利終於知道他的教練為什麼這麼不正常,『維克托,你在喝酒?』
『當然,既然勇利都不陪在我身邊,我當然要喝酒安慰一下』
這下問題大了,他頭痛的想。維克托雖然酒量算好,但是一但喝醉就會超纏人,而且異常的固執,不好好安撫是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那一晚他花了一番精力才把他安撫下來,答應要在今天和他一起補過生日,早上酒醒的維克托也尷尬的打電話來和他道歉--不過他答應的事情還是要做到。

嘆了口氣,勇利認命的從冰箱拿出了蛋糕,一顆一顆飽滿的草莓和咖啡色的巧克力顯然是維克托最愛的口味。

接下就等維克托回來了,他看了眼時鐘。

-----------

『小豬豬,我回來嘍!』
銀髮男子愉快的向屋裡喊道,然而他口中的小豬豬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施捨給他。
『勇利?』
看著一直低頭打瞌睡的勇利,他滿懷惡意的在他耳旁一拍,『啪!』
『維克托?』
『勇利有沒有想我啊?』
開心的把小豬豬抱了滿懷,維克托滿足的嘆了口氣,這五天的思念終於在這擁抱中得到了圓滿。
『有有有,維克托可不可以先放開我』
『真是的,勇利……』
『生日快樂!』
燈光忽然熄滅了,只剩下蠟燭稀疏的火光,勇利蛋糕端到了維克托眼前,『許個願吧』
沒有在說出些無意義的話語,他低頭默默許下了他一輩子的願望--希望能和勇利永遠在一起。
然後張口,希望願望能傳進神的耳裡。
『來吃蛋糕吧,深為壽星可是要切第一刀的』
開口打破空氣中的凝重,維克托又恢復成平日的樣子。
『維克托許什麼願呢?』
連忙回過神來,勇利好奇的詢問,已像神一般的男子還會有什麼樣的願望呢?
『這可是祕密~願望說出來可就不準了』我可不想和你這頭笨小豬分開啊。
-----------
這是第一次在lofter發文,希望大家喜歡~
維克托生日快樂!!!!